(蘭拓前提、狩輝狩)

  地點在摩天輪搭乘處,一位打扮端莊的女職員對兩個國中生這麼說道:「不好意思,考慮到遊客數,可以請兩位和後面的人併同意車廂嗎?一車廂的人數上限是四人。」女職員一臉歉意的笑,綠髮的、紫髮的國中生互看一眼,又默契十足的往後看去,看相比他們高了一顆頭,再熟悉不過的兩個人。

  「就併一車廂吧,我們沒關係。」神童拓人看到女職員一臉歉意忍不住這麼說道,但他卻沒發現他前頭的兩個後輩黑了臉。

  「狩屋、輝,需要藉你們墨鏡嗎?」更後頭不知道哪個人這麼說道。

  於是,狩屋正樹、影山輝、神童拓人和霧野蘭丸,一對曖昧時期和一對閃光戀人同坐在同一摩天輪車廂,就常理來講這還沒什麼,但考慮到某人是某人的前暗戀者的話事情就有點尷尬了。即使對方完全沒發覺到。

  「……哇啊,地上的東西都慢慢變小了。」見氣氛非常尷尬的神童開口道,但他往窗外一看後向嚇了一跳般縮回身子。

  「是啊,不過還沒坐到一半的高度呢。」霧野倒是很自然的往底下看去,卻發現到自己的手被旁邊的人握了起來,不動聲色的。八成是怕高了,這樣要是升到最高點怎麼辦啊。霧野嘆了口氣重新將視線移回前方,卻發現兩個後輩一臉痛苦的遮著雙眼,這讓霧野露出了有些尷尬的笑容。

  於是神童握著霧野的手偷偷放掉,四個人陷入尷尬的沉默地獄裡。

  「就快要到頂點了啊,好快呢。」沉寂的的時間要踏入十分鐘時,輝開口道。

  「沒想到這麼快啊。」神童搭了腔,但之後四個人又是陷入一陣沉寂。

  之後陸續有人想開口化解沉默,但每次每次都只是讓氣氛變得更加奇妙。

  場景彷彿老電影一樣不斷重複的,二十五分鐘。

  回到地面,兩個人的手再次牽了起來。

  「狩屋,你還好吧?」輝看著臉色難看的狩屋關心道,但對方僅是搖搖頭便跨出車廂,

  啊,狩屋的背包忘記拿了。

  輝將被遺忘的背包一併拿起,跟著離開車廂。

  雙手撐在洗手台上,此時此刻綠髮的人的臉色已經不是可以用難看形容。

  「對不起,影山……」、「疑?」

  頭也沒抬,狩屋直接說出跟著走進洗手間的人的姓氏,並不是以名子的親暱稱呼。

  「我好像……還是沒有辦法……」

  擁抱,很暖。

  「我不管多久都會等下去的。」沒有明說,因為不需要說出也知道的一清二楚。

  不知道互擁了多久,只是沉浸著還不屬於他和他的懷抱。







***





  畢業旅行回來後發瘋
  去兩天遊樂園兩天都坐了摩天輪然後我就(艸)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雨璃瀞 的頭像
雨璃瀞

「曾經」,比永恆二字踏實

雨璃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