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很煩人啊!」其實你一直自認脾氣很好,但身旁那嬌小少年連日來的騷擾已經把你的耐心消磨殆盡。

  其實你不能稱對方為少年,實際上你和他同年只不過身高優勢總讓你覺得其實他才十五歲,但你們是貨真價實的十七、十八。

  最是青春活潑的年齡,一個不厭其煩的騷擾另一個煩不勝煩的嫌惡。

  「喔,我知道啊。」即使如此你還是沒料到他這麼說。

  那一瞬間你差點像卡通人物那樣摔倒。

  「你、那你到底……」

  「我就是故意來煩你的嘛,耶嘿──」

  你在那邊裝可愛什麼啦──?你在心裡非常悲憤的喊。

  「嘛,怎麼一下子不生氣啦?我剛才還很驚訝你終於罵我了。」因為身高差距他只能仰頭看你,這是除了第一次見面外你唯一一次直視他的雙眼,黑色的眼睛不可思議的讓人感到平靜。

  「終於罵你?」你錯愕,你現在才知道世界上真的有人會特意找罵。

  「因為你的臉一直將在同一個表情很無趣,所以啊,人在生氣的時候是表情最豐富的時候喔!扭曲的模樣想起來幾次都會覺得很好笑。」陳璃紅笑著,但說出來的話卻讓人笑不出來,此時此刻你只想離他越遠越好。

  會有這種想法的根本是神經病吧?你在心裏誠懇地吐槽。

  他仍然是滿臉笑容的看著你,看的讓你覺得毛骨悚然。

  上課鐘響,出現的是作為班導的訓育主任,他在講台上清了清喉嚨開口道:「雖然事出突然,但預定在九月底的畢業旅行取消了。」你看著似乎太過平靜的其他人,他們的臉上只有茫然的表情。

  「你們這群毛小孩完全忘記了對吧,我就知道……」主任說話有氣無力,這似乎只有無奈可以形容「嘛──原因是什麼我就不多說了,總之畢旅會延到十月或十一月,最晚在今年年底前會把你們丟出去就是,然後呢國文課本翻開第一課……」

  「沒有國文老師嗎?」你輕聲地問同學,但他只是聳聳肩回道:「暑假之前被小紅趕跑了。」他說的很平淡,似乎是這種是常常發生。

  你微微皺起眉頭,看著對方似乎還想說,你突然不太想知道幾個月前是發生了什麼事。

  「小紅那時候真的是夠狠的,居然抓蛇來,還扭成亂七八糟的形狀,而且還是女老師哩,那時候學校差點叫動物保護協會來抓他!」聽到這句話你突然想起在轉學之前家中那兩老還在爭論這所學校的"事蹟"。

  「惡作劇?」雖然說這級別和普通惡作劇相差甚遠。

  「阿……其實說不上惡作劇,那時候的情況很複雜啦,不過我幫小紅平反一下,那傢伙惡作劇不會找女人或好欺負的,他覺得那樣沒意思。」

  「意思是那傢伙喜歡替自己增加麻煩?」你問的有些無奈,雖然知道答案是肯定。

  「一語中紅心。」對方有些打趣的回話讓你差點忍不住笑出來。

  你們聊的還算投機,但你們忘了現在還在上課,講台上的是主任。

  「最後面那兩個!上課中聊屁啊!」主任憤恨的拋下黑板上歪歪扭扭的藝術字體,手上的白粉筆都快要扔出去了,果然罵人才是他的本業,寫詩什麼的不和他的意。

  「主任──李白是青蓮居士不是白蓮居士嘿!」正在囂張時被吐槽最容易讓人惱羞成怒,眼見講台上的主任紅了臉,咳了兩聲後轉過身打算改字,卻發現儘管字在怎麼扭也看的出來是個青字……「陳璃紅──!」

  「啊哈哈哈哈哈──」

  喧鬧中陳璃紅轉過身來,莫名的眨眨眼,在你感到不解時剛才回答你問題的同學開口,語氣中帶著無奈:「欠他一次了,對了我還沒自我介紹,我叫李子彌,其他人都叫我彌勒佛啦,等下有時間再介紹其他人給你。」

  經李子彌這麼一說你才發現自己除了陳璃紅以外並不認識其他人,你覺得自己是被徹底的耍了。

  下課鐘一打,最前面的陳璃紅便衝了過來,衝撞的目標不是你,是你旁邊的李子彌。

  「子彌──誇獎我快點誇獎我!」陳璃紅搶了前面一個人的椅子跨坐,然後趴在李子彌的桌上,簡直就是小孩做完家事後求著父母揉他的頭,李子彌還真的伸手揉揉他像敷衍小孩一樣誇他幾句。

  你開始認為四十五分鐘前還笑得你一臉發毛的傢伙不是這個人。

  「所以說,洪黎晨,來幫你介紹一下,我們這個放牛班最難搞的傢伙──陳璃紅,興趣是欺負人,尤其是越沒反應越喜歡去騷擾人家。」說完後李子彌還拍了一下陳璃紅那頭棕色捲髮,你滿臉黑線,深深覺得自己被耍了。

  「……為什麼不告訴我?」

  「剛開學想清靜一下嘛──」

  「嗚喔!就是這個表情!昨天你閃人的時候就是這樣瞪我!」

  你在心裡吶喊著誰來解釋下陳璃紅的頭腦構造和材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雨璃瀞 的頭像
雨璃瀞

「曾經」,比永恆二字踏實

雨璃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