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時候的他像一朵山茶花,頭部低垂著,無法抵抗地心引力的雙手雙腳向下延伸,總覺得體態比他踏實的站在地上時要美多了,這時的背景是深冬和煦的夕陽,唯一的美中不足是那受到壓迫而伸出的舌頭,你無法思考,這景象讓你的思緒飛回秋天,那是你和他初次見面。

  他站在你面前,一臉靦腆。

  「初次見面,我是耐冬。」

  「……」』

  「卡!洪黎晨你居然給我忘詞!這才第一句,混帳!」相處了兩個禮拜,你是第一次看到羅青柳這麼激動的大喊,其實你記得台詞,只是那台詞太少女、太純愛、太羞恥以至於你說不出口,尤其和你對手的是那位神經病──陳璃紅。

  你想問那個人的面貌為什麼可以照情況需求改變,明明獨白開始前還一臉屁顛屁顛的向李子彌討糖,獨白開始後就靜的跟什麼似的,看的讓人渾身不自在。

  「我倒是覺得我們在夢裡見過,只是你還沒說出名子我就醒了──和我想的一樣美啊。這句話你來說啊!這是哪門子的肖滴哥啊!?」你不失魄力的回罵,如果手上有腳本的話你還真想拿來摔一摔再踩幾下。

  「既然知道這角色的本質是肖滴哥就沒道理演不好。」

  「幹……羅青柳你耍我……」你握著拳,非常想上前掐住羅青柳的脖子。

  「喂,滿臉羞紅的說『你真有趣』是什麼鬼啊,這種時候是要一拳揍下去吧?小青青你有常識嗎?」

  這是你第一次打從心底同意陳璃紅的話,羅青柳這個人只要扯上寫作腦經迴路就打結,阻塞物是純愛小說,會知道是因為你曾經看過羅青柳經常放在桌上的筆記本,裡面根本是少女漫畫文字版。

  「好啦這是我開玩笑的,愚人節快樂。」羅青柳邊說邊丟新腳本,順便拿起大聲公對布幕後面正艱難的墊腳演上吊的李子彌喊:「李子彌──下來啦你想真的吊死喔?」

  「我還以為你這次腦袋抽筋了結果是耍人的,不過副導這次真的想整死我們,拍什麼微電影嘛!」李子彌揉著已經發紅的脖子,接過新的腳本。

  這部微電影是身為你們副導的表藝老師出的,美術和音樂的成績同這部戲決定,那保養得宜的四十歲女人一臉笑呵呵的叫他們拍微電影的時候還補充了一句不用每個人都出場但每個人都要做事,拍攝時間則是運用到學期末之前的每節表藝、美術和音樂課。

  「我還在想怎麼和我昨天看的劇情不一樣呢。」表藝老師坐在教室後方悠閒的說道,你不禁認為出這作業純粹是她懶的上課罷了「然後呢老師在這邊插個話,這節課讓大家決定角色的話時間也差不多了,但大家應該都心裡有數就是了,所以乾脆就讓大家討論劇本,有哪裡不滿就趁這次說出來,要是等到拍戲中途才說的話就只能看羅青柳受不受理了。」

  你稍微看了下劇本,仍然和純愛脫不了關係,但感覺上劇情沒有之前那本狗血,在可接受範圍,表演方式是大量獨白來說故事,真正的台詞也少得可憐,看來羅青柳一開始就沒有指望讓放牛班的人背台詞。

  講的是一個普通高中生的戀人因為車禍而變成植物人,而他待在一旁守護的故事,你這才想起這才是你在羅青柳的筆記本上看到的文章調調,雖然主旨有些浮濫但是字句都沒有太多的裝飾,給人很乾淨的感覺,甚至感到平淡。

  「因為平淡反而深刻……小青青的文章裡都給人這種感覺喔!」陳璃紅說完後還有人給他配音,那是羅青柳從遠遠的講台上丟來的粉筆,砸到後頭布告欄的聲音,布告欄上的花紋又多了一個,這種場景在這個班上是常態也真不可思議了。

  「錯覺嗎?怎麼覺得這次的力道特別猛?」不愧是看了三年,李子彌還好神在在的觀察。

  「他剛才還有叫一次。」羅青柳的眼神很陰暗,你不是不能體會一個大男生的名子上被加了小還疊字的感覺,你在小學生的時候就有過被姊姊戲弄的黑歷史。你認識的同性裡會坦然的接受綽號裡出現小字的就只有陳璃紅。

  但這些對你來說都無所謂,你有一個更大的疑問。

  「你剛才那才是原本的聲音吧?幹嘛故意裝嗲。」你斜著眼看著他的反應,但因為身高差距也看不到多少。

  但你看到他總是揚在嘴角的笑容消失了。

  下課鐘響,這節是午休,他就像恢復常態的樣子跑去和其他人打鬧,你突然覺得如鯁在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雨璃瀞 的頭像
雨璃瀞

「曾經」,比永恆二字踏實

雨璃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