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半)

  第一次他與他的見面,是在雷門足球社差點被廢社時,他作為一個救援選手,在那短短三天的練習下也展現出它可以自信的說他的運動細胞不錯的實力,然後,雖然過程是被打得慘不忍睹,最後也是因為帝國不明的棄賽才奇蹟似的勝利,但足球社總是免於被廢除的命運,他沒想到的是他會留在這弱小的社團,老實說以他的運動神經不管去哪個運動社團都是吃得開的,為什麼偏偏要選這個練習操、又被學校的人看不起的弱小社團?

  「那個啊,因為你們的隊長很有趣啊。」他這麼說的時候是圓堂又在做傻事,例如拿自己的臉撞輪胎之類的。

  所以他是因為圓堂才留下來的,跟自己沒有關係。就在半田真一這麼想的時候,隨著日子一天一天過去,他發現松野空介變成了他最有默契的夥伴,甚至連一年前就認識的染岡、圓堂也比不上他和他的默契,就好像理所當然。

  那個時候是他們距離最近的時候。

  然後他們參加了明日之星大賽,一次又一次的特訓、比賽漸漸加深彼此之間的羈絆,他和他一直是中場的指揮,連接防守和攻擊的橋樑,直到他坐了冷板凳。

  他在休息區看著他比賽,他看到了在場上看不到的東西,例如阻斷別人攻擊時他得意的笑,例如被撞開時他有點懊惱的皺眉,例如前鋒進球時他雙手握拳興奮的模樣,這些他都看的一清二楚,比在場上看的還要清楚,如果不是被換了下來的話他大概都不會發現這些。

  所以他們開始交錯,乎近乎遠,好像一團濃霧壟罩在兩個人之間。

  明日之星大賽結束後就出現了所謂的外星人,雷門和他們比賽同時付出了慘痛的代價,幾乎所有人都受了傷,半田和松野也受到了暫時無法上場的傷害,所以他們沒辦法參加和外星人比賽的閃電大篷車,只能待在稻妻綜合醫院裡關注隊友和外星人的比賽,然後一群人在電視前因為失分而沮喪,因為得分而大呼小叫,有時候自己也覺得這樣的自己還真是笨的可以,明明他們就找到了更強更厲害的夥伴,說不定早就不需要自己了,而自己只能待在醫院裡,連想要特訓、稍微追上他們的腳步也沒辦法。

  「著急也是沒用的喔。」某天晚上,半田偶然聽到隔壁床的松野這麼說。

  「我才沒有著急。」半田胡亂擦著臉上的淚,想辦法讓聲音平靜下來。

  「可是你哭了啊。」松野一句話讓半田的心臟少跳了一拍,半田轉過身去,卻發現松野仍是背對自己。

  「為什麼、你……」

  「因為只要是半田的事我都知道啊。」

  「這樣講怪噁心的。」

  「哈哈哈,是真的喔,包括之前你在休息區時一直看著我也是,這些我都知道喔。」什麼!連這種事也被他發現了?到底是什麼時候!半田臉上一陣紅,只覺得懊惱。

  「然後啊……」松野轉過身來,用一派輕鬆的表情說道:「我也一直看著你喔。」什……什、什什什什麼--!

  「跟我交往吧,半田。」

  「……好……」

  他和他開始交往,醫院裡被排到雙人病房是再方便不過的事,講情話放閃光什麼的,全都不會有人來阻止。

  那樣子的甜甜蜜蜜讓一切都不太像真的,但仍是覺得這樣很幸福,直到風丸拿著外星之石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過了一段荒唐的日子,他們被那樂天到了極點的隊長所救,然後一切都回到了平常那樣,他們回到了雷門足球社。

  他們沒有選上日本代表隊,又像之前一樣,在電視機前關注著閃電日本的比賽。

  閃電日本贏得世界冠軍回來,然後一切又回到原本,這樣的日子就好像無限輪迴。

  畢業的那一天,那場球賽結束之後他對他提出分手。

  他欣然接受,沒有多說些什麼,只是兩個人揮了手說聲再見,就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只是畢業以後兩個人沒再見過一次面。

  之後,半田考取了師範學院的附設高中,很平凡的,他已中段的成績考到教師公職,然後回到小學的母校成為體育老師,同時當上了足球部的顧問。果然離不開足球啊。半田有些感嘆地想道。

  國中時代的同學會他一個也沒去,常常以要帶球隊來為理由,逃避。

  現在的他有了自己的家,雖然只是一間小套房但一個單身男人住起來也算是寬廣舒適,書櫃上擺著的是自己喜歡的書,房間可以到了自己也受不了的程度才整理,啊啊,之前還有個因為同情心氾濫而撿回家的小狗,似乎是個雜種狗,但是黑黑圓圓的眼睛讓自己很喜歡,還有淺棕的毛色也是。

  有一天父母送來了一大箱的蘋果,看起來很高級啊,可是自己一個人也吃不了這麼多,總之拿去學校給老師們分一分,還有給球隊的小鬼們,這樣應該可以在壞掉之前分完才對。

  今天就先切幾顆來吃吧,吃不完大不了泡一下鹽水,留著當明天的點心吃。

  用水果刀將蘋果切好,正準備處理鹽水時卻聽到房裡那小破壞王的叫聲,該不會是被衣服纏住了還是滾到床底下了吧?真是的那傢伙明明就小小一隻的為什麼體力這麼旺盛哪。

  把纏在牠身上的衣服解開,這麼一鬧也鬧了差不多半小時。

  啊啊糟糕,蘋果沒有壞掉吧?記得自己已經把鹽巴放下去了。半田這麼想著跑回廚房,看到蘋果已經氧化變黃就覺得有些後悔,剛才應該先把蘋果泡鹽水或拿去冰箱的,不過還是可以吃就是了。

  突然的,他發現自己把蘋果切成了聖代上會看到的兔子蘋果。

  之前住院時只要有慰問用的蘋果,就吵著自己切成兔子模樣,現在想想真的是有夠小孩子氣。

  原本應該是要這樣想的,但是他卻只覺得難過的想哭。






***




  請恭喜我
  終於、我的、松半……
  這一對平平淡淡不好嗎雖然世界篇演到最後都快要忘記他們兩個了但是他們還是很好的啊啊啊啊啊!!!(吵死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雨璃瀞 的頭像
雨璃瀞

「曾經」,比永恆二字踏實

雨璃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TING;
  • 難得的松半文QAQ
    平凡二人組(超過份
    到底為什麼分手QAQ半田你沒了松野會死喔(不
  • 超難得的啊(垂地(欸
    其實他們倆個真的是超平凡的
    平平淡淡的朋友關係平平淡淡的交往對小男生來說總是會受不了的
    然後分手那一段我沒有說是誰對誰
    所以可以自己隨機套半田對松野還是松野對半田WWWWW

    雨璃瀞 於 2012/09/02 11:51 回覆

  • TING;
  • 到底為什麼分手QAQ我好想知
    這對CP實在是平凡到不行XD
    但那種平平凡凡的感覺卻又很吸引人(掩面
    看了某影片後我跳了(嘆)松半讚(拇指
  • 原因什麼的就是來玩隨機填填樂的(欸
    真的超平凡
    可是淡淡的感覺又讓人覺得回甘
    他們倆個真的很登對啊WWW

    雨璃瀞 於 2012/09/02 12:22 回覆

  • 啼啼
  • MAX你不要太煞氣XDDD
    說交往就交往嗎太煞氣囉XDD
    半田媽吉可愛,
    兔子蘋果也超可愛!
  • 說交往就交往超強這根本無敵技能!!!!
    半田一定是好媽媽WWW
    居然習慣性的削了兔子蘋果看他刀工多好

    雨璃瀞 於 2012/09/05 20:3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