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綱立、不立)

*童話捏他有


  這是一個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

  或許冗長、或許囉嗦,但這就是最完整的故事,不介意請看下去。


  『從前從前,有這麼一個臨海的國家,依仗著豐富的漁業和海鹽而富強,這國家和其他友邦的交情都非常好,不管是國王或者皇后都非常愛好和平,上行下效的,整個國家是和樂融融一片,而最近國家裡的人們都在討論著一件事……

  --王子的婚禮。

  友邦裡的一個大國不久前才要求和親,似乎是他們最小的公主非常喜歡那有著一頭粉色頭髮的王子,而國王和皇后則是將決定權全權交給了王子,但不知消息是從哪裡溜出去的,不有幾天舉國上下的人都知道了王子再過不久可能有個婚約,那一直非常平易近人且開朗的王子或許要結婚了,所有人知道後便開始議論紛紛。

  有人說王子會答應,因為聽聞上次的舞會裡王子只有和那名小公主跳舞,或許早已傾心。

  有人說王子會拒絕,因為王子雖然開朗卻崇尚自由,他們認為王子不會因為是友邦而答應,反而抗拒。

  但過程往往是眾人猜不到的。

  「每天每天上街的時候就會有人跑來問決定的怎麼樣了,到底是誰洩漏出去的嘛!」綱海条介意臉不高興的將手中的石子往海裡丟,他現在最想做的不是決定到底要不要接受婚約,而是想找出洩漏的人好好扁他一頓!一次兩次還好,但當你一個小時內被問上了幾十次一樣的問題時,在怎麼不拘小節的人都會被煩到大發雷霆的。

  往後一倒,綱海条介倒在柔軟的白沙灘上,這沙灘有個別名,叫白色絲綢,原因就在於這裡的沙子異常的細,隨手一抓就會看到從手中延伸的白色絲綢,因此得名,當然這裡也不是隨便就會開放的,只有在特定的節日裡才會開放這在王宮後方的沙灘讓一般民眾進入,但身為皇家一員的綱海自然是不需顧忌,而且他從小就是在這裡玩大的,要示一天不准他來反而會讓他感覺到不自在也說不定。

  「婚約什麼的怎麼那麼麻煩啊!父王還把這件事丟給我說什麼全權交給我決定。」想到這裡綱海再次丟了一顆石子,卻聽到了一個不屬於地面上的聲音,就好像一個人在海裡發出來的一樣,該不會是有人溺水了?綱海想都沒想的衝進海裡,熟識水性的他不斷往下潛,想找到或許根本不再的溺水者,而且他也有把握在撐不下去前回到岸上。

  或許是自己聽錯了,不管怎樣先喚口氣再下來。這麼想著的綱海準備往海面上游,但整個人卻被不知何時出現的海旋拉進深處,就在綱海想著糟糕了可能會撐不下去時,突然不遠的大石頭後面竄出了一個人影朝自己游了過來,而自己就在可以看清楚對方面容的最後一刻失去意識……

  意識迷茫中綱海只記得自己被抱在一個很暖的懷抱裡,真正的睜開雙眼時,映入眼簾的是一對海藍色的雙眼。

  「赫!你、你是?」綱海嚇了一跳,整個人看起來非常慌張,完全沒有意識到對方可能就是剛才幫了自己的人。

  對方坐起身子。

  「剛剛該不會就是你幫了我吧?可是你怎麼會在這裡?偷偷跑進來的嗎?」綱海坐起身子後便開始長話家談。

  自己說了好一陣子綱海才開始端詳起對方的模樣,首先是剛才第一眼看到的海藍色雙眼,剛才因為嚇到而沒注意,那是一雙非常漂亮的雙瞳,而他的栗金色長髮披散在背後和胸前,柔柔軟軟的好像棉料一樣,皮膚很白,嫩嫩的好像掐的出水一樣。

  「你怎麼沒穿衣服啊?雖然現在是夏天可是你會感冒的,雖然外套是溼的但還是披一下,你家在哪裡?我送你回去。」綱海慌亂的脫下自己早已溼透的深藍色外套,笨拙的披在對方身上,這段過程他偏過頭盡可能的不看到對方。

  對方一個嘆氣,倒是引起了綱海頭上的問號冒個不停。

  對方藍色的雙眼露出無奈,然後比著自己原本該是雙腿的位置,原本。

  對方自腰部以下,白嫩的皮膚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片晶瑩剔透的鱗片。

  纖長的魚尾吧由鱗片匯集而成,在陽光底下像是閃閃發光的三角旗,魚尾的最尾端還有半透明的鰭。

  「你是人魚?」綱海驚嘆道,這讓他忍不住問了自己怎麼這麼遲鈍,還要對方提醒才會發現。

  對方點點頭,然後舉起藕白的右手揮了揮,好像在說再見一樣,隨後脫下綱海披在自己身上的外套便往海裡一跳。

  「等、等等!」看到對方往海裡游去便跟著往下跳,卻發現對方早已游到非常遠的地方,自己在海裡憋著氣感覺浮浮沉沉的,要是現在追過去的話難保不會再一次溺水,這該怎麼辦呢?綱海思考著。

  『你怎麼跟來了?』突然一個聲音傳入自己腦海,那是非常溫潤的,自己睜大了眼睛,又看到剛才的人魚往自己的方向游了回來『這次、我不會救你了喔。』人魚張開口,聲音卻不是傳入雙耳,而是直接在腦海裡響起。

  綱海開始往上游,浮出海面的時候他大喊著:「告訴我你的名子!你還會來這個沙灘嗎?」綱海遲疑著要不要再次潛下去,說不定那條人魚早在自己往上游的時候便離開了。

  『我叫做立向居,會再來的。』和剛才一樣的溫潤聲音,傳入腦海。


  人魚並不喜歡人類,因為人類捕魚而換取金錢亦或溫飽,也有人魚同胞被捕走、被拍賣的先例,因為對人類來說人魚是奇珍逸品,有些老一輩的人魚甚至看過人類招兵買馬的要捕捉人魚,而老人魚將這些告訴下一代,一代傳一代的結果是,人魚開始厭惡人類,但天性善良的他們即使厭惡也不會去傷害。

  立向居勇氣,在人魚群裡一直是個特別的存在。

  他溫柔,沒有任何人魚或魚看過他生氣的模樣,溫柔到連深海裡那個叫不動明王的海巫也能成為朋友,雖然跑去後的結果常常是直接被轟回來。

  他包容,好像沒有任何事是他不能原諒的,即使是為了救一群小魚而差點被人類捕捉,一切結束後的他也是對著哭泣愧疚的小魚笑笑地說沒事就好了,因此不動明王還笑他是否太笨、太傻?

  最奇怪的是,立向居他喜歡觀察人類。

  人魚是可以到陸地上的,只是上了陸地後便不能再說話,而且自身的魚尾巴根本不能行走,所以立向居一直以來都只是在遠處觀望。

  人類的熱鬧,讓他覺得人類應該是有活力的;人類的互助,讓他覺得人類應該是有愛心的;人類的器物,讓他覺得人類應該是聰明的;人類的堅強,讓他覺得人類應該是強大的。

  這些,一切的一切都是他心裡的祕密,是不能說的。

  但他今天破了人魚最最嚴重的法則。

  不得與人類接觸。

  他在那個很開朗的人類王子溺水時救了他,還因為不放心而等到他醒過來之後才離開,最後甚至還和他說了話,要是被老一輩的人魚們知道了不知道自己會被怎樣處罰,所以立向居不敢說,而是跑到了海底深處去找不動幫忙,問他該怎麼辦。

  「你蠢啊?不想被知道不要說不就得了!人魚又不會讀心術!」

  回答則為以上。

  「不過、你除了告訴他名子以外沒有說其他的了吧?」不動用一臉懷疑的表情盯著立向居,手上仍是調製著巫藥,好幾次跑來立向居都看他在重複著同個動作,問了好幾次卻總是沒有得到解答。

  「沒、沒有喔!」立向居一臉緊張的說道,要是說了自己告訴那名人類他還會再去那個白沙灣的話,恐怕連不動也不會幫他了。

  這個笨蛋,人魚不會讀心術可是海巫會。






***





  妄想全開OPEN!!!
  這個是中篇所以就沒有再開另外一個分類了
  人魚的立向居依舊可愛啊啊啊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雨璃瀞 的頭像
雨璃瀞

「曾經」,比永恆二字踏實

雨璃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祇笑
  • 完全被萌殺。(ㄍ)
    兩個都是喜歡的配對啊(掩面)
    可愛成這樣對嗎?(X)
    孩子你真天真可愛不動會讀心術捏(?
  • 可的喔完全可以的喔WWW
    一下子綱立和不立一起冒出來就看的出來我有多私心XDDD

    人魚不會讀心術可是海巫會

    這句話我打的超高興(這人點怪怪

    雨璃瀞 於 2012/08/15 10:24 回覆

  • TING;
  • 下集呢?下集呢?
    我想看後續(滾地
    是說不動要穿海星胸罩麼?(不
    男人魚好像不用(望
    可是穿下去我絕對會笑死的(遭不動踹飛
  • 其實不動是人型喔WWW
    不過海星胸罩啥的是可以考慮的XDDD(一定被打死
    基本上海裡面是沒有那種要穿衣服的道德觀念OWO
    所以立向居除了魚尾巴外上半身是空空的
    空空的唷!!!!(激動ㄆ
    可是不動的身上有穿黑色的袍子OWO(其實很想讓他全裸算了可是

    下集我還在努力

    雨璃瀞 於 2012/08/16 08:26 回覆

  • 祇笑
  • 人魚好可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喘)
    我懂我懂!(拇指)

    做得好!(衝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