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多CP)

  十一人圍著桃花芯木製的圓桌而坐,手裡各拿著一份報表仔細查閱,當然也有的根本沒看內容直接打盹去了。其中青色長髮的男人對他身後粉髮雙馬尾……看在他平坦的胸勉強稱呼他是少年,青髮的男人對他勾了勾手指,少年會意俯身,男人在男孩耳邊咕噥幾句少年便先行離開這氣氛沉重的廳堂。

  少年走上白色的長廊,不自覺的呼出口長氣。待在那裏好比把人扔入幾千呎的海裡一樣,明明所有人都沒說什麼但因此才深感那種精神壓迫從四面八方襲來。

  少年叫霧野蘭丸,即使年紀尚小但自幼這間警署就是他的家,走廊上碰到十人有十一個人認識他的那種,十九歲的他有一頭亮眼的櫻花色粉髮,青綠色的雙眼似會勾人魂魄,天生麗質的容貌讓他在警署裡成為偶像般的人物,具小道消息上一屆警員投票的結果他隱隱有追上他的直屬上司||風丸一朗太的跡象。

  雖然說他要知道警員們暗地裡做了這些事不一槍一命斃了他們才怪。

  霧野走進檔案室,要外星集團的最新資料,看負責整理、更新資料的速水手忙腳亂的左邊抽屜翻出來,右邊抽屜櫃根本翻箱倒櫃的模樣就讓他不禁歎氣,速水是霧野從小就認識的,和他同樣是被警署撿回來的孤兒,其實辦事能力很好,頭腦也很清晰,但一慌起來就會天翻地覆。終於,霧野看速水一副急得快要哭出來的模樣,出聲提醒道:「他們開完會至少還要兩個鐘頭,圓堂先生又睡著了,他們要替他解釋恐怕還要更多時間。」

  速水原本以為霧野先來了,那代表會要開完了而自己要準備提交出去的資料照片都還沒有整理好,就怕等等最討厭麻煩以及沒用的染岡先生不會拿把槍頂著自己這麻煩又沒有的人頭。

  要知道就算染岡先生沒有開槍,但槍是可能走火的。

  「嚇死我了,下次早點說啊!」速水整個人癱在早已凌亂的辦公桌上,記得上次以為霧野只是開會到一半就被風丸先生叫出來拿資料,沒想到只是風丸先生還留在會議室替圓堂先生解釋,要霧野替他代拿罷了,當他正找著和資料人物相符的人頭照時,染岡先生就風風火火的衝了進來叫嚷著他現在就要去宰了這次的目標,嚇的他不小心翻倒桌上所有文件,連整理好的也一並亂了,那時染岡先生的眼神好似要去宰目標前當場先宰了他一樣。
說真的染岡先生常比他要殺的目標還要更像黑道。  

  這裡是警署,但實際上卻類似警察的地下組織,專門處理些上不了臺面的事務,成員多是從年幼就培養起,又或者是其他地方指派進來的,但從事任務的卻幾乎是從年幼便培養的那群,外頭進來的多半是後勤或情資調查。  

  霧野便是勤務人員中的佼佼者,雖然外貌像柔弱女孩,但在僅僅十幾歲的年紀已經能和大人打得不分上下。

  「閒聊夠了,你也該把資料給我了吧?」伸出手的同時一疊A4紙遞了過來,最上面的一頁還夾上了一張色彩清晰的人頭相片。金色的眼十分銳利,盯著某個方向的模樣好像在盯著什麼獵物一樣,綠色的頭髮也鮮豔的引人注目,是看過就不會忘了的顏色,而後頭隱約照到的背景看來是某些不良場所。

  「這男孩就是這次的目標了啊?」霧野接著看情資,名子叫狩屋正樹,其實對方只比自己小了一歲,但從他的眼神裡卻一點也看不出來,這完全是從小生活在黑暗世界裡的眼神。

  看來是小時候就被父母丟下又或者被人蛇集團拐走的吧,這樣的孩子在這圈子裡一點也不少,說來悲哀,當初自己如果不是被風丸先生帶回來警部而是被幫派捉去的話,大概也和這狩屋正樹一個模樣了。

  雖然他待的這地方或許比黑道還更黑道,只不過少了勾心鬥角的層面。

  「如果是霧野要去的話,勸你小心點喔,雖然還沒確認,但小道消息說狩屋是用繩索的。」已經將自己剛才弄亂的資料文件差不多整理好,翻倒的櫃子也抬起來後速水推了推眼鏡說道:「因為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所以沒有附在資料裡面,不過你看,他的武器那欄是空的吧。」

  「還真的呢……不過比起什麼繩索,說他用鞭不是更於情於理嗎?說回來還真不知道繩索要怎麼當武器。」聽到這情資霧野稍微調侃了下,用資料充當扇子,畢竟資料室裡不能開風扇,而空調不知怎地也在最近幾天壞了,真虧速水在這樣的地方待的下去沒有直接悶死。

  「都說是小道消息了啊,不過這次也真奇怪,明明這個狩屋沒有鬧過幾件大事,看起來像個普通的街頭混混一樣,平常根本連看都不會看這樣的傢伙一眼,而且也沒說要殺掉,而是說要調查他,雖然說這種麻煩差事不會落到我頭上就是了。」

  趴在稍微淨空的辦公桌上,速水一臉提不起勁的說著,也只有在霧野這樣從小一起長大的人面前他才會露出這模樣。

  「這麼說也是啊,那麼我先走了,在風丸先生他們處理狩屋之前我還有一個人沒解決掉。」霧野想起昨晚明明就快得手卻在最後使出奇招,跳窗逃跑的某個幫派幹部,由他接手卻沒完成的任務這可是他這兩年來頭一次。

  這可得在風丸先生以外的人發現前解決,不然就不是處罰可以解決的。

  「我送你吧。」見霧野要走,速水這才第一次從辦公桌後出來,手指輕鬆的操縱高科技化的輪椅,不管地板上還堆著多少文件卻行動自如,而本該是雙腿的褲管部分卻空蕩蕩的。

  霧野只是皺眉。

  待速水到牆邊解開電子碼後,原本空無一物的牆壁卻出現了足夠一個人行走的通道。進得來出不去,除非是擁有特權的那十一人否則一次限定一個,情資只有參與該事件的警員得知,雖然事情結束後大多會走漏風聲。

  「嘛,霧野你就去第三區找找吧,俗話說藏一個人就要藏在人群裡嘛。」霧野離開前速水輕聲說道,而他停留的牆邊恰巧是監視器照不到的死角。這房裡只差了監聽器。

  霧野的腳步沒有停滯,只是舉起左手揮了揮,看來有些慵懶。


  一定要活著回來啊。

***

  這是預定暑假的CWT會出的新刊(當然要攤位申請有過
  但是暑假會出我到現在還沒打完我現在放上來根本找死(欸
  然後請大家祝福我可以把天窗關上>WO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雨璃瀞 的頭像
雨璃瀞

「曾經」,比永恆二字踏實

雨璃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